带你一起逛唐朝长安城

时间:2019-04-25 09:05       来源: 霓虹新闻站

唐朝可谓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顶峰时期,就出现了贞观之治,开元盛世。唐朝在当时的世界上可谓是一个超级大国,无论是经济、文化、军事等各个方面都出于领先水平。那么,唐朝的首都长安究竟又是什么样呢?今天,就带你一起逛逛唐朝的长安城,领略一下盛唐的风采。

中国从汉代开始的城市最基本的概念,每一个城市叫做“坊”,“坊”到宋代之后就没有了。每一个坊其实就是一个居民区,但是四面有高墙将其围住,所以整个长安城就像是棋盘一样。当时号称108坊,但其实有110坊,摆成一个四四方方的形状。东西十四条街,南北十一条街,穿插出来变成一个大的长安城的格局。

唐代和我们现在不一样,现在我们走到哪儿都有一个小商店,能够购物。唐代不是的,现在很多的唐代的电视剧中,到处都是临街的店铺,其实真正不是这样的,当时临街的都是坊墙。偶尔会有那么一两个“违章建筑”,是达官贵人偷偷建出来的,这都是一些级别比较高的官员,也是极其少数的。

如果日常要去买个东西,就只能去两个地方,一个叫东市,一个叫西市。只有这两个坊里面,摆满了各种各样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奇珍异宝。东市因为靠东,其中的大都是从中原地区,从日本,新罗来的东西。西市大都是从胡人来的东西,所以西市就比东市要富贵一些。西市里面从粮食到乐器,身上的这种银器挂件都有。我们经常说买东西,为什么不说买南北呢?这个就是从这里的来的,因为东市和西市是专门买东西的地方。(关于买东西是怎么来的,觉得这个说法是比最合理的)。李白的一首《少年行》这首诗中就写到了西市的繁华,西市也称为“金市”:武陵少年金市东,银鞍白马度春风落花踏尽游何处,笑入胡姬酒肆中

西市一般都是中午才开,中午会有鼓声,两百下鼓之后才能进去,到了晚上三百下钲之后,就必须赶紧离开。张九龄在《唐六典》卷二十记载:“凡市,以日午击鼓三百声,而众以会;日入前七刻,击钲三百声,而众以散。”倘若在三百声之后,你还没有离开,就必须在就近找个地方住下来,因为在当时晚上是不能上街的。

坊的外面四面都是高墙,但是里面会有各种各样的十字路口,分割成一个一个的小块,叫做“曲”。进去之后,里面临街会有各种各样的铺子。那当时的人们都吃些什么呢?他们会用菜籽和芝麻榨油,因为芝麻的出油率比较高,而且香。还会有一些动物油脂,但是有腥味。那个时候吃饭只能蹲着,因为唐朝时候是没有椅子的。

再说说光德坊。长安城的建制和我们现在有点像,不是一个统一的管理机构,因为太大了,一个政府管不了。所以以朱雀门为界分成两个县,就跟现在的两个区一样,西边叫长安县,东边叫万年县。两个县之上还有一个京兆府,京兆府就可以说是当时长安的市政府。

朱雀门这条街长有五公里,宽有一百五十多米,为什么要这么宽呢?根据考证,当时弓箭的射程也就七十多米,这样皇帝的车辇走在中间是安全的,即使射到了,也是强弩之末。唐朝有一个交通规则,叫做“仪制令”,这个就是告诉交通应该怎么走,这个里面会规定,人让车,车让马。因为在当时骑马的一半都是公事,不能耽办公,坐车的都是大爷,都是地位比较高的人。而且这其中最有意思的就是,这条街上地下铺的是砖,上面还有一层细沙,这样讲就可以保持路面是干燥的,也不会有泥,其他地方一下雨可能就是泥泞不堪,但是这里绝对不会。现在看起来也是非常高级的。

外郭是老百姓住的地方,也就是平民区。所有的办公地点都在皇城,中书省、门下省,包括六部都在皇城,每天当官的都去这里办公。皇城再往里走,就叫宫城了,就是皇上住的地方了。这个地方地势较低,夏热冬冷,住着极其不舒服。所以唐玄宗就搬去了兴庆宫,里面有两个楼,勤政务本楼和花萼相辉楼在里头,这就后来的各种诗词歌赋里经常写到的地方。

永昌坊和光宅坊这两个地方是“待漏之处”,就是那些官员出去准备上朝议事了,然后就在这两个地方等着。翊善坊就是一些太监宫女住的地方,方便去伺候皇上,当时的高力士就住在里面。达官贵人们都住在东城区的几条街上。像永崇坊就住过一个特别有名的人——安禄山,安禄山刚来长安的时候就住在永崇坊。

平康坊,可以毫不夸张的说,如果没有平康坊,唐诗的产量和质量可能都得减一半。李商隐的《无题》:昨夜星辰昨夜风,画楼西畔桂堂东。身无彩凤双飞翼,心有灵犀一点通。隔座送钩春酒暖,分曹射覆蜡灯红。嗟余听鼓应官去,走马兰台类转蓬。李白的《赠段七娘》:罗袜凌波生网尘,那能得计访情亲。千杯绿酒何辞醉,一面红妆恼杀人。平康坊这个这个地方诞生了太多的才子佳人和爱情故事了。

紧邻着平康坊的就是崇仁坊,崇仁坊是所有这些等着授官的人住的地方。唐朝是这样的,你科举考试过了,只是说明你有做官的资格了,但不代表你就当官了,要等有空缺。有的人等一年两年,有的等三年四年。这些人平时待在崇仁坊也没有什么事情干,就常常会到平康坊去。孟郊的《登科后》:昔日龌龊不足夸,今朝放荡思无涯。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。

唐朝笔笔记小说《开元天宝遗事》中对平康坊的记载:“长安有平康坊,妓女所居之地。京都侠少萃集于此,兼每年新进士以红笺笔名纸游谒其中。时人谓此为风流薮泽。”所以在唐朝的时候,平康坊还有伴游的功能。当时的宰相李林甫就住在平康坊内的废蛮院中,就这么堂堂皇皇的住在妓院边上,也不忌讳。当时平康坊里的这些女的都是有才艺的,什么琴棋书画的都会。有一个叫做“都知”的,而且并不是每一个院子里都有都知的,得是南曲最好的院子里,顶尖的才叫都知。唐代的小说集《北里志》终究对“都知”颜令宾有这样的记载:“颜令宾居曲中,举止风流,好尚甚难,亦颇为时贤所厚。”都知在宴席上叫做“席纠”,负责管理整个席面的,《北里志》中对于“席纠”的记载:“天水仙哥字绛真,住于南曲中,善谈谑,能歌令。常为席纠,宽猛所得。其姿容亦常常,但蕴籍不恶,时贤雅尚之,因鼓其声价耳。”唐代的散文《华州新葺设厅记》中也有相关的记载:“而况行乐作,妇女列作,优者与诙谐摇笑,讥左右侍立,或衔哂坏容,不可罪也。”为什么都知的地位这么高呢?因为唐朝的时候喝酒是一件很高雅的事情,喝酒的时候必须要行酒令,《蔡宽夫诗话》中就有这样的记载“唐人饮酒,必为令以佐欢,其变不一”。

说完了平康坊,来说说道政坊。这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,道政坊里有一个酒特别好,叫做虾蟆酒,唐朝的僧皎然在《长安少年行》中有写道过“翠楼春酒虾蟆陵,长安少年皆共行。”有一个叫做虾蟆陵的地方,陵酒是特别有名的,所以平康坊里很多人都来这个地方来买酒。虾蟆陵这其实是一个口音的误会,因为道政坊里有一个墓,是汉代的一个著名的大儒董仲舒,因为他的地位太高了,所以历朝历代到了这个陵这儿都说文官下轿,武官下马。《两京记》中:“汉武帝至墓前下马,故曰下马陵。”所以这个地方后来就被成为下马陵,是从马上下来的意思。但是后来传着传着,就传错了,白居易的《琵琶行》中也提到过:“自言本是京城女,家在虾蟆陵下住。”

因为文章篇幅的原因,唐朝的长安城我们就先写到这里,下篇文章继续带你逛长安。

« 上一篇:J罗,准备好首发了吗?
» 下一篇:没有了

娱乐八卦
频道推荐